'); })();

当前位置

快乐飞艇注册官网【pg777.com】

推荐人: 来源: 时间: 2019-02-25 09:03 阅读: 次
我从前想做大哥的女人,现在活成了大哥本人_情感文章

  上个周,我跟老公吵了一架,什么起因我已经记不清了。

  啥?我记性不好?

  那天他说到第三句的时候声调高了两度。

  第四句的时候轻微翻了一个不易察觉的白眼。

  第四句半的时候带出无辜被冤的语气。

  你说我记性不好?

  至于第五句?

  没有第五句,因为那时我已经拉开抽屉去找针线了。

  吵完当晚,他不但丝毫没有道歉的意识,睡得还比平时更早了。

  婴儿般的睡眠,打雷般的声响。敢问这世上,除了猪队友还有谁做得到?

  好在我们这届中年女人,早已不会为这点破事生闷气惩罚自己了。

  想想胰腺乳腺甲状腺,再看看身边这个蠢直男。

  生气,不值当的。

  能气出病来,能气出钱来吗?

  嘤嘤啜泣就更不可能了。

  别说啜泣了,我连“嘤嘤”这种声儿都发不出来。老娘的祖先用亿万年进化成人类,不是为了出这种蚊子苍蝇动静的。

  喝酒淋雨疯狂购物这种事就更不可能了。

  喝酒不得花自己的钱?

  解酒不得费自己的肝?

  淋雨感冒了算谁的?传染给娃怎么办?

  去商场冲动疯狂过瘾了,信用卡不用还?

  你看,我们中年老母就是这么实际,连生气都要考虑性价比。

  我会怎么做呢?

  我都是化气愤为食量。

  别人是英年早胖,全村的希望。

  我是填饱肚子,才有力气干仗。

  直到第三天晚上,他才绷不住了,讪讪地凑过来陪笑脸:

  ldquo;你尝尝这个辣酱,可好吃了”。

  这智商,觉得我还不够上火是吧?

  我翻了一个史上最长的白眼。不道歉,我是不会给你好脸色的。

  他凑过来,目不转睛地看着我。

  我等待着他接下来,痛心疾首、悔不当初的赤诚悔过,以及下不为例、绝不再犯的铮铮誓言。

  他:“你是怎么做到,翻白眼的时候眼皮之间还能留着一道缝儿的?”

  我:“滚!”

  我们这届中年妇女,年轻时谁没当过小公举?

  要星星要月亮,小嘴一撅立马有人哄。

  如今呢,想要句道歉都特么这么难。

  我很早就明确提点过直男:“只要是我生气了,你最好马上道歉,如果生气过了夜,结果就会更麻烦。”

  但是呢?有用吗?

  学渣就是记不住啊,手把手都教不会啊。

  人家的理由是:“你总拉着脸,我道歉你也不能原谅,那不白道了吗?”

  擦,我原不原谅是我的事,你主不主动是态度问题,这点道理不懂吗?这点13数没有吗?

  人家又强调:“我得有把握你能原谅了,我再道歉效果更好。”

  擦,你当初追我的时候,还没把握我一定能答应呢,你不也追了吗?扯什么犊子啊。

  最后的局面就是,道歉又成了导火索,惹出了上次、上上次、上上上次没及时道歉的问题。

  他无奈:“好吧好吧,现在正式道歉,都是我的错。”

  ldquo;你错在哪?”

  ldquo;呃……错在哪来着?你给重新说一下?”

  看见了吧,事前诸葛亮,事后猪一样。

  而我呢?

  当初一心想做大哥的女人。

  我一生气,他就心疼地把我搂进怀里。

  我一哭泣,他就温柔地吻干我的泪滴。

  如今,全靠我大手一挥拍案而起:你!给我道歉!

  这位威震四海的老母亲,不就是大哥本人么?

  还有上个月,给我爸租的房子暖气漏水,淹了客厅湿了地板。老公把房东叫来商量处理方案,俩大老爷们见面没说几句就呛起来,啥结果都没谈出来,气哼哼地不欢而散。

  后来,还是我亲自出面巧舌如簧,几句话搞定难缠的房东,让他给换了暖气片。

  这种摆平难题的老娘们儿,不就是大哥本人么?

  周末,一哥们儿叫我们全家去撸串。

  哥们儿掏出手机,给我看他女朋友的一条微信:

  ldquo;本以为你今晚会发信息问问我怎么样了,看来是我想多了,呵呵。”

  他一脸不耐烦:“姐,你说她这话啥意思?我最受不了这样的,有事说事,到底想让我干啥?”

  我家猪队友来精神了:“对啊,有啥要求就直说呗,绕这么大弯谁能猜得着……”

  我什么也不说,就静静地看着。

  这话啥意思?你说啥意思?

  人家想让你发消息关心一下呗,还能啥意思?

  人家空等了一晚上你连个信儿都没有,还能啥意思?

  人家就是变着法的提醒你哄哄女友,还能啥意思?

  俩男人撸着串,喝着啤酒,吐槽吐得乐此不疲:

  ldquo;我还讨厌一种情况,就是吵着吵着架,她来一句‘先不说这个事,你上次还有个什么什么事我还没说你……’我一听这话就烦!”

  ldquo;就是,就事论事嘛,既然在吵这次的架,那扯上次干啥?”

  同一个世界,同一款直男。

  我家直男被完全地、彻底地代入了,全然忽视了根本性区别:

  人家是一对花前月下亲亲抱抱举高高的小青年儿;

  我们是一对皮糙肉厚一言不合就开怼的老腊肉。

  有可比性吗?

  自己啥情况心里没数吗?

  磨了这些年了能长点心吗?

  这么感人的双商我也是服气了。

  以前我是小甜甜的时候,这会儿早已拿小拳拳锤他胸口:“你竟然这样想人家,人家不是那样的人了啦!”

  如今已成为牛夫人的我,只是面露深不可测地微笑静静看着,然后一口气吹完一瓶青啤。

  这位不拘小节义薄云天的女汉子,不就是大哥本人么?

  当年看古惑仔,少女们都想做大哥的女人,被罩着。

  现在不用了,我把自己罩得挺好的。

  陈浩男那种人,除了会甩个头发打个架,还会干啥?

  会带娃吗?

  能辅导作文吗?

  会做手抄报吗?

  能陪写寒假作业吗?

  啥都整不了,要这种大哥干啥?光跟你骑摩托玩呢?

  我们这届中年女人,早已放弃了对大哥的意淫。

  若是真有情饮水饱,我用得着你罩?

  再说了,啥罩不罩的?

  教育局你说了算吗?重点中学你有名额吗?没有就别扯那些没用的。

  能出钱的出钱,能出力的出力,能跟我们中年老母一起把孩子养大、把房贷还齐的,才配叫江湖儿女。

  婚姻江湖都没混过的,还想当大哥?

  写到这,我忍不住掏出身份证确认了下性别……

赞助推荐

#第三方统计代码(模版变量)